夏明朗觉得自己快要醉倒了,醉在他家乡的烈酒中,醉倒在这个他日夜渴慕的人如火的热情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