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正是哲学家们之所以与众不同的地方,哲学家从来不会过分习惯这个世界,对于他或她而言,这个世界一直都有一些不合理,甚至有些复杂难解、神秘莫测,这是哲学家与小孩子共同具有的一种重要能力,你可以说,哲学家终其一生都像个孩子一般敏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