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回我对稻草人说:“你总是孤独守望在这片寂寞的土地上,你一定厌倦了吧?”,稻草人回答道:“能使他人恐惧是一种深沉持久的快乐,对此我永远不感厌倦,”,我低头沉思,而后说道:“的确如此,因为我也能领悟这种乐趣,”,他说:“只有那些稻草填躯的人才能体味这乐趣,”,于是我走开了,不知道这是恭维还是轻蔑,一年过后,稻草人变成了一位哲学家,当我再次从他身边走过时,看到两只乌鸦正在他的帽檐下筑巢。

有一回我对稻草人说:“你总是孤独守望在这片寂寞的土地上,你一定厌倦了吧?”,稻草人回答道:“能使他人恐惧是一种深沉持久的快乐,对此我永远不感厌倦,”,我低头沉思,而后说道:“的确如此,因为我也能领悟这种乐趣,”,他说:“只有那些稻草填躯的人才能体味这乐趣,”,于是我走开了,不知道这是恭维还是轻蔑,一年过后,稻草人变成了一位哲学家,当我再次从他身边走过时,看到两只乌鸦正在他的帽檐下筑巢。

打赏 赞(0)
微信
支付宝
微信二维码图片

微信扫描二维码打赏

支付宝二维码图片

支付宝扫描二维码打赏

Topic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