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otes by 张小娴

有限的青春,有限的芳华,一颗芳心何去何从?是否总是破碎了重又捡起来,永远如初,始终渴慕爱与温暖,却也在希望与失望里轮迴?───
曾经幻想,有一天,不做现在的我,变成另一个人,过另一种人生,爱上别的人,经历另一些爱恨恩情与离别,体会另一种无常,再也不会遇上现在爱着的人,在另一种人生裡,和你成了陌路人,也许会相遇,却永不相识,那会是怎样的人生?要是过另一种人生,再也不会遇上你,是会比较幸福,还是不幸?
人们为什么需要恋爱,是为了那个心跳加速的悸动,又或是为了那牵肠挂肚的恼人滋味。
是爱情跟着梦想走,还是梦想跟着爱情走?若是後者,也许都是爱情至上的,爱一个人,就梦想他梦想的。
好女人,其实是一瓶衣物柔顺剂,前提是,男人首先要是一件像样的衣服,女人才肯做衣物柔顺剂。
我们到底是一头自由的奴隶兽,专属我们深爱的那个人,甘之如饴地被他牵绊,遛着彼此的影子,只有偶尔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悄悄爬上屋顶,坐在那儿,仰望无涯的星空,想念一下那些遗落了的梦想,抑或,我们是一头不自由的奴隶兽,太爱你了,只好被你牵绊,情深一往地遛着你的影子,紧紧跟着你,生怕你把我丢下,不肯成为我的牵绊,也不肯让我成为你的牵绊,。查看详情。
当夜莺知道玫瑰被阿拉真神封为花之女王时,它非常高兴,因而向吐露芬芳的玫瑰飞了过去,就在它靠近玫瑰时,玫瑰的刺刚好刺中它的胸口,鲜红的血将花瓣染成红色。
爱情有多美好,也就有多伤人,有多轰烈,也就有多寂寞,在爱情里,智者和愚者也许是同一个人。
你的开心,有太多人可以和你分享,不一定要是情人,如果日子过得快乐,自己一人也很好,悲伤,却不是很多人可以和你分担,你愿意把悲伤告诉他,他才是你最想亲近和珍惜的人。
宽容的人脾气好,他们真心包容别人,泼辣的人不好惹,喜欢骂人就骂人,夹在中间的人,有时想做善良好人,有时又想做恶人,这不是太难吗。
快乐王子》里的王子,没有玫瑰;不过,他有一只燕子,那只燕子爱上了岸边的芦苇,但是芦苇不爱它……结果,它没有南飞,留了下来,替快乐王子把身上的珠宝–送给穷人。
与爱共沉沦,无可救药地爱着一个人,那么固执自虐也糜烂的自己或许是美丽的;可惜,人总有茫然醒过来的一天,然后才发现,这样的糜烂与堕落徒然虚度了青春,除了痛苦,一无所得。
有些爱, 当时无论如何放不开, 然后有一天, 它终究消逝了,回头再看, 已经说不清当时是放不开还是因为捨不得, 是不甘心, 还是那时候到底太年轻了,有多少爱, 而今只道是寻常, 当时却爱得死去活来。
Topics:
两情相悦的时候,我们花尽心思让对方有一个难忘的生日,然而,某年某天以后,你再无权这样做了。
找一个层次相同的朋友并不容易,所以大部分人都是寂寞的,找一个层次相同的伴侣,那就更难了,大家层次相同,才可以一起进步,他明白你在做什么,你明白他在做什么,男人比较可以降低一点自己层次,女人却往往不愿意,男人会用女人的美貌和青春来弥补彼此的距离,对女人来说,男人的精神层次,就是她爱他的原因;她怎么愿意屈就?,大家的层次本来相同,但有一天,你走得比他远,你层次不同了,他还是停留在那个层次,那是最无奈的,一个人走远了,就不可能回到原来的地方,有些女人很聪明,她会忽然停下来,不再前进,她知道再前进的话,会丢失身边的男人,在个人的层次和男人两者之间,她选择了后者。
我们总会被自己对某人的一往深情而感动;可是,假使由始至终只是感动了自己,却感动不了对方,那也挺苍凉啊。
这辈子能够相守固然是好,无法相守,只是因为不适合,有些你爱过的人的确只是个过程,他在你生命里出现,是为了使你茁壮,使你学会珍惜和付出,使你终于知道这一生你想要的是什么,你始终追寻的又是什么,当天的坠落换来的是日后的提升,那么,当时的痛苦也就值得了。
虽然分手是我提出的,但我的确有点失望,他怎么可以就此罢休?也许他知道再求我也是没用的,不是我不会回心转意,而是他无法改变现实。
不怕死亡终会将我们分开,只怕我们在短暂的生命里,彼此忘记……,永不永不说再见,忘掉岁月,忘掉痛苦,忘掉你的坏,我们永不,永不,说再见。
我们在这世上寻觅爱情,以减低自身的漂泊之感,两个人在梦里紧紧挨在一起,宛若坐上一条小船,这船是要渡到永恒的,风高浪急,有一天,我们记不起一路上是怎样走过来的,却不会忘记梦里相依的时刻,在永恒之前,某些甜蜜的瞬间已经足够我们了无遗憾的过完这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