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otes by 曾国藩

有一种人以姑息匪人市宽厚名,有一种人以毛举细故市精明名,皆偏也,圣人之厚宽,不使人有所恃,圣人之精明,不使人无所容。
人虽至愚,责人则明;虽有聪明,恕己则皆,尔曹但常以责人之心责己,恕己之心恕人,不患不到圣贤地位也。
吾人只有进德、修业两事靠得住,进得,则孝弟仁义是也;修业,则诗文作子是也,此二者由我做主,得尺则我之尺也,得寸则我之寸也,至于功名富贵,悉由命定,丝毫不能做主。
纵是道成德立,小人终不可近,若自谓他柄在我,不妨兼举竝包,必暗受其损而不觉。
余通籍三十余年,官至极品,而学业一无所成,德行一无可许,老人徒伤,不胜悚惶惭赧,今将永别,特立四条以教汝兄弟。
凡与人晋接周旋,若无真意,则不足以感人;然徒有真意而无文饰以将之,则真意亦无所托之以出,《礼》所称无文不行。
凡世家子弟衣食起居无一不与寒士相同,则庶可以成大器,若沾染富贵气习,则难望有成。
服金石酷烈之药,必致损命,即坐功服气,往往损人,人能清心寡欲,自然血气和平,却疾多寿。
习气不除,如何了道,……有物过眼必看,有声入耳必听,小小入意即喜,小小拂意好怒,小小利害即生恐惧,皆习气也。
遂刘华阳国,归程始此赊,翻然名境访,来及夕阳斜,翠竹偎寒蝶,丹枫噪幕鸦,词人云异代,临水一咨嗟。
凡仁心之发,必一鼓作气,尽吾力之所能为,稍有转念,则疑心生,私心亦生,疑心生则计较多,而出纳吝矣;私心生则好恶偏,则轻重乖发。
人有差错,他怕你恼,便当含容,若责之不已,他知你意不可挽回,反不怕起来,有何趣味。
纵与人相分争,只可就事论事,不可揭其父母之短,扬其闺门之恶,此祸关杀身,非止有伤长厚己也。
人有一事不妥,后来必受此事之累,如器有隙者,必漏也,试留心观之,知他人则知自己矣。
常沉静,则含蓄义理深,而应事有力,故厚重、静定、宽缓,乃进德之基,亦养寿之要。
大怒不怒,大喜不喜,可以养心,靡俗不交,恶党不入,可以立身,小利不争,小忿不发,可以和众,见善必行,闻过必改,可以畜德。
不见己过,便绝圣贤之路,喜谈人过,便伤天地之和,嫉恶心不可不明;嫉恶语不可不忌。
万里关山睡梦中,今朝始洗眼朦胧,云头齐拥剑门上,峰势欲随江水东,楚客初来询物俗,蜀人从古足英雄,卧龙跃马今安在?极目天边意未穷。
天下事无所为而成者极少,有所为有所利而成者居半,有所既有所逼而成者居半。
为己之学,成己所以成物,由本可以及末也,为人之学,徇人至于丧己,逐末而不知反本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