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otes by 莎士比亚

Hell is empty and all the devils are here
在完美的造物面前人的欲望总是不会满足,所以我们希望玫瑰再也不要凋谢。
又在用功了吗?真的是赌鬼手里的骰子,学士手里的书本,夺也夺不下来的。
从最高地位上跌落下来,那变化是可悲的;但命运的转机却能使穷困的人欢笑。
当你再度向财富致敬,向名利呼唤,向权利高举臂膀,请不必询问那只曾经歌咏的画眉, 他已经不知飞向何方。
倾听每个人的意见,可是只对极少数人发表你的看法,接纳每一个人的批评,但保留自己的判断。
那些自负才情的人,实际上往往是些傻瓜,我知道我自己没有才情,因此也许可以算作聪明人。
Topics:
劳伦斯:放下你的鲁莽的手!你是一个男子吗?你的形状是一个男子,你却留着妇人的眼泪; 你的狂暴的举动,简直是一头野兽到无可理喻的咆哮,你这须眉的贱妇,你这人头的畜类!我真想不到你的性情竟会这样毫无涵养,你已经杀死了提博尔特,你还要杀死你自己吗?你没想到你对自己采取了这种万劫不赦的暴行就是杀死与你相依为命的你的妻子吗?为什么你要怨恨天地,怨恨你自己的生不逢辰!天地好容易生下你这样一个人来,你却要亲手把你自己摧毁!呸!呸!你有的是一副堂堂的七尺之躯,有的是热情和智慧,你却不知道把他们好好利用,这岂不是辜负了你的七尺之躯,辜负了你的热情和智慧?你的堂堂的仪表,不过是一尊蜡像,没有一点男子汉的血气;你的山盟海誓,都是些空虚的黄与伤害你所发誓真爱的情人。
你要看见友人之间用得着不天然的礼貌的时候,就可以知道他们的情感已经衰败。
要是河水干了,我会用眼泪把它灌满,要是风势低了,我会用叹息把船只吹送。
月光明亮的时候,我们就瞧不见灯光,人们为了希望得到重大的利益,才会不惜牺牲一切;一颗贵重的心,决不会屈躬俯就鄙贱的外表,您把世间的事情看得太认真了,一个人思虑太多,就会失却做人的乐趣,外观往往和事物的本身完全不符,世人都容易被表面的装饰所欺骗,让我扮演一个小丑吧,让我在嘻嘻哈哈的欢笑声中不知不觉地老去;宁可用酒温暖我的肠胃,不要用折磨自己的呻吟冰冷我的心。
Topics:
慈善不是出于委曲,它是像甘露一样从天上降下尘世;它岂但给幸福于受施的人,也同样给幸福于施与的人。
Topics:
人生有如一块用善与恶的丝线交织成的布;我们的善行必须受我们过失的鞭挞,我们的罪恶却又赖我们的善行把它掩盖。
一个人吃饱了太多甜食,能使胸胃中发生强烈的厌恶,改信正教的人最是痛心疾首于以往欺骗他的异端邪说。
金子这东西,只这一点点,就可以使黑的变成白的,丑的变成美的,错的变成对的,卑贱变成高贵,老人变成少年,懦夫变成勇士,它可以使受诅咒的人得福,使害着灰白色癫病的人为众人所敬爱,它可以使窃贼得到高爵显位,和元老们分庭抗礼,它可以使鸡皮黄脸的寡妇重做新娘。
人若神经缓和,说东道西,就会举棋不定,反把事件延误了,耽误的成果是叫人丧志乞怜,寸步难移。
朱丽叶:只有你的名字才是我的仇敌,你即使不姓蒙太古,仍然是这样的一个你,姓不姓蒙太古又有什么关系呢?它又不是手,又不是脚,又不是手臂,又不是脸,又不是身上任何其他的部分,啊!快换一个姓名吧!姓名本身是没有意义的;我们叫做玫瑰的这一种花,要是换了个名字,它的香味还是同样的芬芳;罗密欧要是换了别的名字,他的可爱的完美也绝不会有丝毫改变,罗密欧,抛弃了你的名字吧;我愿意把我整个的心灵,赔偿你这一个身外的空名。
to be or not to be,this is a question.,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
命运加在人们头上的,人们只得忍受,遇到逆风逆水,要想抗拒是无济于事的。
要是在我们的生命之中,理智和情欲不能保持平衡,我们血肉的邪心就会引导我们到一个荒唐的结局;可是我们有的是理智,可以沖淡我们汹涌的热情、肉体的刺激和奔放的淫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