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otes by 乔斯坦·贾德

这正是哲学家们之所以与众不同的地方,哲学家从来不会过分习惯这个世界,对于他或她而言,这个世界一直都有一些不合理,甚至有些复杂难解、神秘莫测,这是哲学家与小孩子共同具有的一种重要能力,你可以说,哲学家终其一生都像个孩子一般敏感。
所以,苏菲,你现在必须做个选择,你是个还没有被世界磨掉好奇心的孩子?还是一个永远不会如此的哲学家?如果你只是摇摇头,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个孩子还是哲学家,那么你已经太过习惯这个世界,以至于不再对它感到惊讶了,果真如此,你得小心,因为你正处于一个危险的阶段,这也是为何你要上这门哲学课的原因,因为我们要以防万一,我不会听任你变得像其他人一样没有感觉、无动于衷,我希望你有一个好奇、充满求知欲的心灵。
“有时候?没错,可是–你不觉得这个世界居然存在是很令人惊讶的事吗?”“听着,苏菲,不要再说这些话,”“为什么?难道你认为这个世界平凡无奇吗?”“不是吗?多少总有一些吧?”苏菲终于明白哲学家说得没错,大人们总是将这个世界视为理所当然的存在,并且就此任自己陷入柴米油盐的生活中而浑然不觉。
“但是这种物质又是什么呢?数十亿年前爆炸的那个东西究竟是怎样的一种物质?它是从哪里来的呢?” “这是个很大的问题,” “而与我们每个人都密切相关,因为我们本身就是这种物质,我们是几十亿年前熊熊燃烧的那场大火所爆出的一点火花,
It’s not a silly question if you can’t answer it.,一个你回答不了的问题不是一个愚蠢的问题。
我们并不一定能够意识到我们曾经有过的各种经验,但那些只要我们“用心想”便可以记起来的想法或经验,佛洛依德称之为“潜意识”,他所说的“潜意识”指的是那些被我们“压抑”的经验或想法,也就是那些我们努力要忘掉的“不愉快”、“不恰当”或“丑陋”的经验,如果我们有一些不为我们意识(或超我)所容忍的欲望或冲动,我们便会将它们埋藏起来,去掉它们。
Topics:
尽管我们都想过哲学性的问题,却并不一定每个人都会成为哲学家,由于种种理由,大多数人都忙于日常生活的琐事,因此他们对于这世界的好奇心都受到压抑,(就像那些微生虫一般,爬进兔子的毛皮深处,在那儿怡然自得地待上一辈子,从此不再出来,)对于孩子们而言,世上的种种都是新鲜而令人惊奇的,对于大人们则不然,大多数成人都把这世界当成一种理所当然的存在。
i sing every song as my last song
“迷信”,多么奇怪的一个名词,如果你信基督教或伊斯兰教,这就叫“信仰”,但如果你相信占星术或十三号星期五不吉利,就是迷信!谁有权利说别人相信的东西就是“迷信”呢?
在道德的抉择上也是如此,我们永远不能把错误归咎于“人性”或“人的软弱”等等,我们可以发现时常有成年男子做出种种令人厌恶的行为,却把这样的行为归咎于“男人天生的坏毛病”,可是世上没有“男人天生的坏毛病”这种东西,那只是我们用来避免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借口罢了。
有人说艺术家有一种“创造宇宙的想象力”,当他内心充满艺术的狂喜时,他可以跨越梦境与现实的藩篱,年轻的艺术天才诺瓦里思曾经说过:“人生变成了一场梦,而梦境成为现实,
在整部哲学史中,哲学家们一直想要探索人的本性,但萨特相信,人并没有一种不变的“本性”,因此,追求广泛的生命的“意识”是没有用的,换句话说,我们是注定要自己创造这种意义,我们就像还没背好台词就被拉上舞台的演员,没有剧本,也没有提词人低声告诉我们应该怎么做,我们必须自己决定该怎么活。
因为,无论再怎么浇水,包心菜园里是长不出青蛙的。
Topics:
每一种生物都是理型世界中永恒形体的不完美复制品。
唯有哲学家才会踏上危险的旅程,迈向语言与存在所能达到的顶峰。
那轰然一响,我们也是星辰。
Topics:
成为一个优秀哲学家的唯一条件是要有好奇心。
Topics:
避免在真空中漂浮的唯一方式—汲取三千年的历史经验。
有一些东西是人人需要的,那就是:明白我们是谁,为何会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