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otes by 尼采

不想沦为芸芸众生的人只需做一件事,便是对自己不再散漫;他应当听从良知的呼唤:“成为你自己!。
Topics:
全部人生深深地沉浸在谎言之中;不对自己的往昔产生深深的怨恨,不觉得自己现在诸如荣誉之类的动机是荒谬的,不嘲讽和蔑视那些追求未来和未来幸福的狂热,个人是无法将生活从谎言这口深井里拉上来的。
“雄鹰绝不结队飞翔,那种事应当留给燕雀去做……高飞远翥,张牙舞爪,才是伟大天才的本色,”——尼采。
人把自己映照在事物里,他又把一切反映他的形象的事物认作美的,只有人是美的,在这一简单的真理上建立了全部美学。
诚然,人是条污秽的川流,要容纳一条污秽的川流而不被污染,除非你是大海,听哪!我教你们以超人,他就是这大海,在他里面你的大轻蔑将被融入。
Topics: ,
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是曲折地接近自己的目标,一切笔直都是骗人的,所有真理都是弯曲的,时间本身就是一个圆圈。
Topics:
思想家以及艺术家,其较好的自我逃入了作品中,当他看到他的肉体和精神渐渐被时间磨损毁坏时,便感觉到一种近乎恶意的快乐,犹如他躲在角落里看一个贼撬他的钱柜,而他知道钱柜是空的,所有的财宝已安全转移。
小心谨防那些善良和公正者!他们很喜欢将那些自创道德标准的人钉上十字架——他们恨孤独者。
人类是如此的悲惨,以至于他想要用任何的娱乐来忘掉他的悲惨,不论它在那些有一点点聪明的人们眼中看起来有多愚蠢都一样,我们所有的游戏都是孩子气的,但是有数百万人都对那些游戏很有兴趣,好像那些东西将会给他们新生命、新转变一样,好像那些东西将会带走他们所有的悲惨、带走他们灵魂的黑夜一样。
一个人是向别人哀叹,还是向自己哀叹(前者如社会主义者,后者如基督徒),并无真正的区别,两者的共同之处,依我们看也是无价值之处,便是应当有人对他受苦负责。
是否会四处游历,寻找适合自己的国度?抑或是漫步各处,探寻最适合自己安家落户的地方?,不如寻一处强劲而安稳的地方,将其作为自己的祖国,建立自己的小家,无论是喧嚣的都市,还是寂静的荒野,只要是强劲而安慰的地方,就能让你高枕无忧。
Topics:
我爱那些不懂得生活的人,他们不是沉沦者,就是超越者,我爱那些具有自由精神和自由心的人,他的脑袋只是他的心之内脏,但是他的心却驱使他走向沉沦,我爱那些为未来者辩解,并拯救过去者的人,因为他愿意作为现在者而毁灭。
不安的心,为你们不安的心,你们要去寻找欺骗自己的理由。,你们不可去欺骗别人,因为为你们的不安,你们会输掉。,我告诉你们那些为你们的无知而不安的欺骗者,你们需要一个能使你们生活可以自理的主!,我告诉你们那些为你们的未知而不安的欺骗者,你们需要一个可以消灭掉你们好奇之心的主!,我告诉你们那些为你们的不被认可而不安的欺骗者,你们需要一个给你们希望的主!,你们万能的主,在你们的不安之中诞生了!
Topics:
不可能的交往——你的思想之船吃水太深,以至于你无法驾驶它在那些友好者、正派者、殷勤者的水域里航行,那里的浅滩和沙洲容不下你太多的思想,你将不得不掉头返航,你将不断地陷于尴尬,而那些人也很快会陷入尴尬,——为你的尴尬而尴尬,他们猜不出你尴尬的原因。
自从厌倦于追寻,我已学会一觅即中;自从一股逆风袭来,我已能抗御八面来风,驾舟而行,许多东西被我抛却,故而被诸君视为傲慢;若从外溢的酒杯里豪饮,难免洒落许多佳酿,故不要怀疑酒的质量,“他沉沦,他跌倒,”你们一再嘲笑,须知,他跌倒在高于你们的上方,他乐极生悲,可他的强光紧接你们的黑暗,此人往高处走—他应受称赞!那人总是从高处降临,他活着,自动舍弃赞美,他是从高处来的人!,即使是最有良心的人,良心的谴责面对这样的情感也是软弱无力的:“这个或那个东西是违背社会习俗的” 最强者也害怕旁人的冷眼和轻蔑。
你无法忍受自己,对自己爱得不够,所以你们想诱邻人陷入于己类似的爱中,而以他的错误来掩饰自己。
你们这些今日的隐士,你们这些离群索居者,有朝一日,你们也会自成一个民族。
这种情况无法更改:每一位大师都只有一个学生——一个会背叛他的学生,——因为他注定也会成为大师。
要强者表现得不强壮,不去战斗,不统治,不树敌,不寻求突破,不渴望胜利,就像弱者硬要逞强一样荒谬。
Topics:
野蛮其身体 文明其精神,精神超越身体,意志超越极限,看 这个人!深藏于世,时刻等待这爆炸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