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otes by 南派三叔

绝望是一种最大的情绪,它可以吞噬掉一切,有一刻我甚至意识到,我对于生命已经没有太多的依恋了,要么让我知道这背后的一切,要么就让我死在去了解这一切的路上吧, 这是我应得的报应,因为我的执念,已经害死了好多人,我如果不死,那这个世界真是太不公平了。
来个温情的,这下子把我吓得几乎要疯了,我歇斯底里的大吼一声,一把把它推开,拼命往前爬去,脑海中只有一个字,逃,可是那走道很难通过两个人,我和闷油瓶卡在了一起,动弹不得,我看挤不过去,一把抓住他,大叫,鬼,有水鬼,他一把捂住了我的嘴,轻声别叫,水鬼在哪里?
吴邪很羡慕那些小情侣,整天都能腻歪在一起,看着男生给女生惊喜的时候,吴邪总是幽幽的叹气,然后去找胖子哭诉,“胖子你说我怎么摊上个这种闷货啊,”“嘤嘤嘤闷油瓶从来没有给我惊喜QAQ”“闷油瓶从来没有对我甜言蜜语QAQ”而胖子不说话只是在心里感叹了句小哥辛苦了,[ 心知肚明何必句句煽情, ]
【听说昨天吴家小三爷去了啊】,【哎,是啊,说起来那小三爷也是条汉子,为了救朋友折回那么凶险一斗里,还好他命大活着回来了】,【是啊, 不过回来后却变得疯疯癫癫,老是自言自语,吃饭都摆三个碗,还有说有笑的,看着都瘆人啊】,【也许是那次留下的后遗症吧,话说回来那斗也真凶险,那么多人进去,结果就出来他一个···】
“听说了吗,大名鼎鼎的哑巴张折斗里啦!”“麒麟一笑,阎王绕道,怎么可能,”“是真的,我兄弟和他一起下斗,临走时有人碰了机关,那哑巴张也不知怎么的,愣愣地就冲着弓箭扑过去了,然后就……”“不会吧!”“听说是为了捡从他怀里掉出来的东西,”“是什么?”“一小瓶骨灰,
胖子自然也是心中不爽,脸抖了抖,给闷油瓶使了个眼色:“小哥,整好队形,咱俩好好给天真同志得瑟一下,”三个人站起来就昂着头跟着那伙计往楼梯口去了。
人总是在最危及自身生命的时候做出最本能的选择,如果为了另一个人能让自己的生命也面临危险,那么某种意义上这个人也将会是另一个人的弱点和可用之处。
以前的吴邪内心慈悲、软弱,任何事情都害怕别人受伤害,然而,这个计划让他看到了吴邪的另一面, 多年来各种情绪的压迫和积累,对于吴家整个家族,对于他在乎的人,对于老九门的历史,所有沉重的东西在吴邪的心里凝聚了一个巨大浓烈的仇的斑点,如今这一面完全爆发了出来,吴邪要为自己这三代人所受的所有控制和折磨复仇。
我隐约间感觉自己似乎正在靠近一个远古的巨大谜团,一种极度渺小的自卑感油然而生,和这些神迹的古老神秘相比,我一个人实在是不值一提,就连知道真相的希望都一点也看不到。
说完之后,我看了看尸体,发现尸体确实没动,就道:”谢谢婆婆,我偷偷告诉您,我爷爷最喜欢的还是您,您要是也喜欢他就托梦给我,我把您埋我爷爷边上去,不让我奶奶知道,” ”你个卖奶奶求生的怂货,”胖子在边上骂道,”你爷爷在下面说不定已经三妻四妾了,你把老太婆弄下去,又是腥风血雨,
说实话,我以前一直不知道打架有什么快感,但是一路把人全撂倒在众人惊恐的目送中扬长而去确实很刺激,顿时我就理解了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做恶人。
人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他们最重要的目的是生存,然而生存却往往不是这个人最大的烦恼,当人满足了自己所有的需要时,他们往往会为自己寻一个无法解决的烦恼。
“让自己处在公理之下,”黑瞎子师傅伟大的理论真的是实战出来的,不愧是参加过百人以上火拼的人,他的理论就是,只要是防御就有漏洞,但是你的漏洞小于对方攻击的尺寸就可以了,猪蹄插不进鼻孔,这是公理,(那他是没见过胖子)
世界上无尽的孤独,处在自己人生中心的人往往总能感觉到,但当你真的看到一个孤独的外人,你才能真正明白,你想要的孤独,和真正的孤独,差距有多么的巨大。
他们都有自己的弱点,而且知道自己的弱点,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比自己毁掉自己更有效率。
“这是我的朋友,请你们走开,告诉你们老板,如果我的朋友受到任何一点伤害,我一定会杀死他,即使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能找到他,反正我有的是时间,”,闷油瓶淡淡地说出了这句话,身后是不知所措的胖子和吴邪,“我告诉你们,就是他以后想把我所有的产业全部毁掉,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人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和你能成为什么样的人,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情,——吴邪。
胖子又说道: “快点,等下我又拉肚子了,我来了你们这鬼地方,每天早上七点准时拉稀,你家的菜是不是不干净?”我点上烟,不由得就笑了,早上七点准时拉稀,好吧,那我就早上七点十五分跟着你拉稀好了。
吴邪的计划中,有一句不停重复的话, “跟随命运,如果很多时候你被逼到了角落,你脑海里唯一显现出来的,看似可能的线索,一定是我留给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