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otes by 卢梭

我曾经多次观察过那些考究美食的人,他们一醒来就考虑当天要吃些什么东西,对他们所吃的一顿饭,其描述之详细,一如波利毕之描述一场战争,我发现,所有这些所谓的成年人,无非是一些40岁的孩子而已,既没有气力,也长得不结实,贪食是意志不坚决的人的一种恶习。
强壮的人劳动所得较多,熟练工能从工作中获得更多收入,聪明的人设法减轻劳动,农夫需要更多地铁具或者铁匠需要更多的谷物,即使是同样的劳动,一个人可以获得较多收入,而另一个人则难以糊口,这样,自然的不平等随着彼此的联系不知不觉加深了,这种人与人之间的差别通过他们不同的境遇逐渐加大,其影响更加显著,更加持久,并相应地开始影响个人的命运。
我既找不到一个完全献身于我的朋友,我就必须有些能以其推动力克服我的惰一性一的朋友。
当我们只遇到逆风行舟的时候,我们调整航向迂回行驶就可以了;但是,当海面上波涛汹涌,而我们想停在原地的时候,那就要抛锚,当心啊,年轻的舵手,别让你的缆绳松了,别让你的船锚动摇,不要在你没有发觉以前,船就漂走了。
事实上,我们很容易看清,人与人之间的那些差别只不过是习惯所致,或者是由人们在适应社会生活时所选择的生活方式不同造成的,因此一个人体质好坏或者力气大小,往往取决于他的教养方式是艰苦磨练还是娇生惯养,而不是因为他天生禀性如此,智力的差别也是如此,教育不仅使受过教育的人和没受过教育的人之间产生差别,而且随着受教育程度的提高,这种差别在受教育者之间也会增大;就像是一个巨人和一个侏儒,在同一条路上行走,他们没走一步,他们之间的差别也就增大一些,自然状态中的人和动物一样,过着完全相同的单调生活,他们吃同样的食物,使用同样的方式,过着同样的生活,我们很容易就能看出,自然状态中的人的差别是那么小,而社会状态中不同等级的人差别是多么大,由于教育和生活方式的不同。
慈善的行为比金钱更能解除别人的痛苦,你爱别人,别人就会爱你;你帮助别人,别人就会帮助你;你待他情同手足,他对你就会亲如兄弟。
Topics:
野蛮人过着他自己的生活,而社会的人则终日惶惶,只知道生活在他人的意见之中,也可以说,他们对自己生存的意义的看法都是从别人的判断中得来的。
在人们需要他人帮助的那一刻起,从一个人发现拥有两份食物的好处时,平等就不存在了,私有制就产生了,劳役成为不可避免的,广阔的森林变成了需要人的血汗灌溉的茂盛田野,奴役和悲伤随着庄稼一起发芽生长。
如果不是为了免受压迫,保护他们的生命、自由和财产,也就是说保护构成他们生存基础的事物,他们有什么理由要选出一个统治者呢?考虑到人与人的关系,一个人所能遭遇到最不幸的事大概就是任自己听凭别人的支配,那么,为了让别人保护他的财产,他却一开始就将仅有的财产送给别人,这难道不是违背情理的吗?如果他将支配自己的权利让给首领,他的首领又能给他带来什么回报呢?如果一个首领以保护他为由,就可以随意支配他的财产和他的人身自由,那么他可以完全嘲讽地回答:“我的敌人对我也不过如此吧!”因此,毋庸置疑,人们选出首领是为了保护自己的自由,而不是为了奴役自己,这是全部政执法的基本准则。
小心啊,年青的舵手,别让你的缆绳松了,别让你的船锚摇动,不要在你没有察觉以前,船就漂走了。
赋予了政治体以生命和生存的权力,现在我们需要让立法来赋予它行动和意志,因为政治体得以形成与结合的行为,并不能决定政治体为了维持自己的存在还应该做的事情。
对一个只想把植物放进药臼捣碎的人来说,优美迷人的花草树木没有任何意思,谁也不会把做药洗肠的野草拿来扎制送给情人的花环。
欲望源于我们的需求,而欲望的发展也依赖于我们知识的积累,因为除非我们知道这些概念,或者源于自然的简单冲动,否则我们并不会喜欢或者害怕任何事物。
根据自然法则,父亲只有在孩子需要他帮助的时候,他才是他们的主人,等儿子长大完全独立的时候,他就和父亲是平等的了,他对父亲只有尊敬而不必服从,因为报恩是一种自己应尽的责任而不是他人能够强求的权利。
这种人类共有的自由是人性的产物,人性首要的法则是要维护自身的生存,人性首要的关怀是对自身的关怀,而且,一个人一旦达到了理智的年龄,能够自行判断维护自己生存的适当方法时,他就成为了自己的主人。
原始人与文明人之间差别的根源在于,原始人只生活在他自己的世界中,而文明人一直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之外,他们仅仅知道按别人的意愿来生活,以至于似乎只有别人对他的评价才能体现他自己生存的意义。
幻想只是在境遇最不顺利的时候才最惬意地出现在脑际,当周围的一切都是喜气洋洋的时候,反而不那么饶有趣味了。
自尊来自理性并经由思考而加强,理性使人关注自我,远离那些让他痛苦或难受的一切事物。
人类不知不觉获得了一种关于相互之间的义务以及履行这种义务获得的好处的模糊观念。
亚里士多德早在他们之前也曾说过,人根本不是天然平等的,而是有些人天生是作奴隶的,另一些人天生是来统治的, 亚里士多德是对的,然而他却倒果为因了,凡是生于奴隶制度之下的人,都是生来作奴隶的;这是再确凿不过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