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otes by 纪伯伦

有一回我对稻草人说:“你总是孤独守望在这片寂寞的土地上,你一定厌倦了吧?”,稻草人回答道:“能使他人恐惧是一种深沉持久的快乐,对此我永远不感厌倦,”,我低头沉思,而后说道:“的确如此,因为我也能领悟这种乐趣,”,他说:“只有那些稻草填躯的人才能体味这乐趣,”,于是我走开了,不知道这是恭维还是轻蔑,一年过后,稻草人变成了一位哲学家,当我再次从他身边走过时,看到两只乌鸦正在他的帽檐下筑巢。
Topics:
我的确希望你快乐,但不希望你的快乐把我排除在外,你还是挣扎痛苦吧!然后,等着我来解救你,让你生长在黑暗里 ,远摆脱不了匮乏和低贱,没有任何高傲的资本,你哭泣、你哀求、你渴望……,这时,我就出现了,只要给你一点点光亮你就感激涕零,只要一点面包你就会效忠于我,若是再赐予你一点温柔你就愿意结草衔环肝脑涂地……乖乖地留在我身边,虽然这样你会痛苦,可是不这样你又怎么会属于我。
Topics:
你们的孩子并不是你们的孩子,  他们是生命对自身的渴求的儿女,  他们借你们而来,却不是因你们而来,  尽管他们在你们的身边,却并不属于你们,  你们可以把你们的爱给予他们,却不能给予思想,  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 ,你们可以建造房舍荫蔽他们的身体,但不是他们的心灵,  因为他们的心灵栖息于明日之屋,即使在梦中,你们也无缘造访。
想了解女人,或分析天才,或想解答沉默的神秘的人,就是那个想从一个美梦中挣扎醒来坐到早餐桌上的人。
你不能吃得多过你的食欲,那一半食粮是属于别人的,而且也还要为不速之客留下一点面包。
是的,世界上是有涅盘,它是在把羊群带到碧绿的牧场的时候,在哄着你孩子睡觉的时候,在你写着最后一行诗的时候。
Topics:
在学者和诗人之间伸展着一片绿野?如果学者穿走过去,他就成个圣贤;如果诗人穿走过来,他就成个先知。
假如他真是大智,他就不会命令你进入他和智慧之堂,却要引你到你自己心灵的门口……因为一个人不能把他理想的翅膀借给别人。
Topics:
我的朋友,你和我对于生命将永远是个陌生者,我们彼此也是陌生者,对自己也是陌生者,直到你要说、我要听的那一天,把你的声音作为我的声音,当我站在你的面前,觉得我是站在镜前的时候。
夫妻好比同一把琴弦上的弦,他们在同一旋律中和谐地颤动,但彼此又都是独立的。
爱,除了自身别无所欲,也别无所求;爱,不占有也不被占有,因为,在爱里一切都足够了,你付出爱时,不要说上帝在我心中,而应该说我在上帝心中。
你的另外一个你总是为你难过,但是你的另外一个你就在难过中在长;那么就一切都好了。
当你的朋友向你倾吐胸臆的时候,你不要怕说出心中的“否”,也不要瞒住你心中的“可”,当他静默的时候,你的心仍要倾听他的心;因为在友谊里,不用言语,一切的思想,一切的愿望,一切的希冀,都在无声的喜乐中发生而共享了。
人类是一条水晶河,夹带着大山的秘密,奔腾歌唱着注入大海,你们呢, 同胞们 ,你们却是臭沼泽地,那里蛆虫遍生,毒蛇横行。
There is a staying in my going, there is a going in my staying.,在每个开始中都有过去,在每个过去中,都有开始。
“羞怯”只是遮挡“不洁”的眼目的盾牌,在“不洁”完全没有了的时候,“羞怯”不就是心上的桎梏与束缚么。
你曾对我提出忠告,而忠告不过是幻影,只能把心灵带往彷徨天地,引导心灵走到生命将死如土的地方。
钉在十字架上的人,你是钉在我的心上;穿透你双手的钉子,穿透了我的心壁,明天,当一个远方人从各各他走过的时候,他不会知道这里有两个人流过血,他还以为那是一个人的血。
多么奇怪的一个自欺的方式!有时我宁愿受到损害和欺骗,好让我嘲笑那些以为我不知道我是被损害、欺骗了的人。
如果有一天,你不再寻求爱情,只是去爱;你不再渴望成功,只是去做;你不再追求空泛的成长,只是修养自己的性情,那么,你人生的一切,才真正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