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otes by 蝴蝶蓝

既然已经觉得很难取胜,那么,还有什么可怕的呢?豁出去热热闹闹地打一场,完事!,于锋感受到了队内的这股子气氛,于是这关键的客场战役,干脆就完全放弃了保守,让所有人痛痛快快地放手一搏,胜负?暂时抛诸脑后吧!,就在季后赛这个最严酷的舞台,用轮回这只最强劲的站队,检验一下我们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
于锋走后,大家都在思考蓝雨会去挖那个狂剑选手,结果人从训练营里拎出来一个剑客小鬼,然后就宣布这是我们本赛季最重要的转会,再然后,蓝雨依然是那个强劲的蓝雨。
魏琛那所谓为求胜利不择手段,完全包括冰冷地将自己牺牲掉,蓝雨两代队长,索克萨尔两代执掌者的对决?,那终究只是一个话题,这是一场团队赛,魏琛所要追求的,也只是团队的胜利,仅此而已。
他们高高兴兴找到了和大神的相同点,但那只是个缺陷,缺陷本身不能说明任何问题,能让喻文州站到如此高度,没有万分之一是因为他的缺陷,而是他为了弥补缺陷,在其他方面做出的努力,所体现的才能。
叶修能看懂这一切,却也只能照着他们的剧本去走,鱼死网破的挣扎?他不想,因为他还有路要继续,退役一年,这被逼做出的选择未尝不会是一种机遇,退一步海阔天空嘛!虽然这一步看起来有些太大……
死死抓住自己侥幸得来的这一切,拼尽全力也不去放弃,这,大概就是我所谓的才能吧!,抓住机会,死不放开的才能。
张佳乐的记忆一下子回到数年前的那个夏天,好像也是这样一场混战,最终只有两个人活到了最后,那个肩扛重剑的少年,就那样开着暴走状态冲到了他的面前,已经完全没有精神再战下去的张佳乐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结果却听到那人来了一句:“嘿,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个组合?。
百花战队说是要重现这一组合,但是很遗憾,这世上张佳乐只有一个,孙哲平也只有一个,所以繁花血景,也只有一个。
因为你没有看过全职高手,所以你不知道,荣耀里有一位拳皇,叫做韩文清,即使年华老去状态不再,都能一如既往奋勇前行。
荣耀!,像是网游中的竞技场一般,团队赛结束后,画面上也跳出了这两个大字,但是,荣耀却不属于自己,因为自己,又一次的输了……,第几次了?,张佳乐真的不愿意去想,这一次,他已经舍弃了一切,背负着粉丝的责骂,忍受着内心的折磨,就这一次,一次就够,他总是这样告诉自己,但是,就这一次,却还是差了一步,就那么一步,就那么一场胜利,职业生涯他获得过无数场的胜利,为什么偏偏总在这一场的时候倒下?
百花打法依旧炫,重剑血影依旧狂,但繁花血景的盛况,终将不会在此重现,再见了!,像之前朝百花谷公会举枪一样,张佳乐的浅花迷人抬起右手,一枪,准确射向战场另一端的再睡一夏,子弹射出的血花从再睡一夏身上飞溅而出,再睡一夏的重剑咆哮着,朝这方向斩出了一记血影狂刀,拦在当前的人,当即被一剑斩飞,再睡一夏那并无表情的角色脸上,张佳乐似乎看到了一抹笑容,重剑扛肩,潇洒转身。
乔一帆要做到,他让所有人知道他可以,包括眼前他的对手,他最好的朋友,他只是很遗憾,这种胜利的感觉,曾经是他们一起经常谈论,却没有机会共同去创造的,而现在,创造的方式,却是击败对方,很遗憾,这个胜利的滋味,恐怕没有办法和你分享,个人赛第二场,兴欣战队乔一帆胜。
无论如何,自己要做的,只是赢得比赛而已,不管对手是谁,有什么处境,有什么心情,站到场上来,除了胜负,没有其他。
因为你没有看过全职高手,所以你不知道,林敬言遗憾退役之时,为什么我红了眼眶。
冠军,并不单单只是美丽和荣耀,还很残酷,得到他的,得不到它的,都付出很多很多,得到的,总算还有收获,但如果是得不到的呢?
浅花迷人迎着扑来的百花谷玩家,举起了手臂,手上紧紧地握着枪,但是在顶尖的职业选手观察下,却都会发现,浅花迷人这一枪,是打不出去的,他只是举举枪罢了,这根本就不是要射击的操作。
比赛是充满无数偶然的东西,这也是我们需要重复站到场上的原因,如果假设就能有一个准确结果的话,那么比赛的意义又何在呢?
因为你没有看过全职高手,所以你不知道,荣耀里有一位第一流氓,叫做林敬言,天赋平庸却从未放弃追逐天才脚步的普通人,他输给的不是任何人,是岁月。
因为你没有看过全职高手,所以你不知道,荣耀里有一位枪王,叫做周泽楷,沉默寡言却锋芒毕露,用自己的认真努力开启了新的时代。
蓝雨是一支奇怪的队伍,他能容纳各种各样的奇怪选手,蓝雨就是这样一个特色选手的集中营,而每个选手,在这里似乎都能找到自己合适的位置,蓝雨就是这样一支充满了缺陷美的队伍,但是在职业赛场上,他们却也像任何一支队伍一样毅然决然地前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