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otes by 韩寒

很多男人就是这样的,玩女人的时候总希望对方年轻一点放开一点开放三点,玩着别人的女儿的同时又希望别人永远别来碰自己的女儿。
Topics:
对于任何国家来说,国家就是一个女人,执政者就是占有她的男人,。。。。。。你爱一个女人总不能连她的男人也一起爱了去。
曾经很多人说我是一个大的神秘团队流水线包装的产物,因为我平时一个人单打独斗惯了,觉得冤枉,就说,我连个经纪人都没有,平时再拿多少冠军或者书卖得多好,从来没给媒体发过一个通稿,有团队的人不这样,后来明白,这世界上,看客们谁关心你的清白和委屈啊,后来有人问我同样的问题,我说,是啊,我出版,有那么好的发行公司;我赛车,有那么好的车队为我保障;我拍电影,有那么多优秀的人才和我一起工作,还有我的那么多独立而优秀的读者,我在乎的人们,我素不相识的朋友,他们都是我的团队,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好马配好鞍,好船配好帆,王八对绿豆,傻逼配脑瘫,没有太大意外的情况下,万物都会自然归位,感谢我的伯乐和船员们。
“以此书纪念我每一个倒在路上的朋友,更以此书献给你,我生命里的女孩们,无论你解不解我的风情,无论我解不解你的衣扣,在此刻,我是如此地想念你,不带们,
喜欢只是一种喜欢而已,不一定要到一个很高的境界才算成功,我喜欢一件的事情,做这件事并且觉得很高兴,这就是成功了。
叛逆的最高级就不能拿F4来说事了,看出去什么都是反的了,就算学校提倡多走楼梯有益健康都觉得不顺耳非得跳楼才满意。
上海也没什么不好,和别的城市差不多,治安很不错,经过多年发展,终于在国内出轨,和国际接轨,当然,唯一接轨的就是房价。
旅行者1号,1977年发射,经历了36年,终于冲出了太阳系,进入了外太空的星际空间,他这样孤独的漂流,只为了去未知的世界看一眼,有些人,一辈子缩在一个角落里,连窗外都懒得看,更别说踏出门。
Topics:
失恋的人的伤心大多不是因为恋人的离开,而是因为自己对自己处境的同情和怜悯。
Topics:
你的青春就是一场远行,一场离自己的童年,离自己的少年,越来越远的远行,你会发现这个世界跟你想象的一点都不一样。
对于不相爱的一男一女,在一个旅途中,始终是没有意义的,她的生活艰辛,我愿意伸手,但我不愿意插手,我有着我的目的地,她有着她的目的地,我们在一起,谁都到达不了谁的目的地。
表面上来看,我们害怕告白,是在担心失败之后难免就成了告别,好像说到底也是在怕告别,只是告别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本能,情愿也好,不情愿也罢,我们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告别,告别日升月沉朝云晚霞,告别过期的情话逝去的恋人,而告白更像是人类几经进化才拥有的举动,因为爱既是软肋也是铠甲,押上所有好的坏的,去赌对方能听自己说完,其实叫人害怕的未知,就像打针叫人害怕的永远是擦拭酒精棉的那几秒钟,真的扎了进去小孩子都不会一直哭,告别是面对自己已知的结局,叫人担心的是之后的事情,而告白是面对不可控的开端,需要更多勇气吧。
除了利益和人与人之间的斗争,我们几乎对一切都冷漠,这种冷漠和荒诞所催生的新闻都被世界各地的报纸不停地放在头版,无奈地成了这个民族的注释。
惯性决定国家越大,政权越长,不治也是如此,空出一两年,搞搞搞不清的,加点自然灾害,地方来一点小骚乱,各部看看热闹,心腹想想办法,才是治国长久之计,没灾怎么救,没乱怎么平,没匪怎么剿,不救灾不平乱不剿匪,皇上不就只剩下性生活了。
我们这里的豪华电影院开了,我去看了伤城,整个最大的厅里居然一个人都没有,这就是传说中的包场吗,我说我要去个厕所,片子甚至能为我停下。
一切幸福都是部分的,部分人的幸福必将导致部分人的痛苦,所以,世界上的幸福都只是交换而已。
其实这世界上要淡泊名利的人就两种,一种名气小得想出也出不了,一种名气大得不想出还在火;前者无所谓了,后者无所求了。
十八岁是法定的成年年龄,但我经常听见感叹说,我十九岁才开始谈恋爱,然后众人诧异他起步怎么那么晚,中国的特殊情况是,很多家长不允许学生谈恋爱,甚至在大学都有很多家长反对恋爱,但等到大学一毕业,所有家长都希望马上从天上掉下来一个各方面都很优秀而且最好有一套房子的人和自己的儿女恋爱,而且要结婚,想得很美啊。
生活中总要不时挤出一个微笑,好让自己知道,当我们没有选择权的时候,只有咬牙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