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otes by 古龙

真正的寂寞是一种深刻骨髓的空虚,一种令你发狂的充实,纵然在欢呼声中,也会感到心坎的空虚惆怅与懊丧。
美人迟暮,英雄末路,都是世上最无可奈何的悲哀,这种悲哀最令人同情,也最令人惋惜。
花满楼道:”其实做瞎子也没有不好,我虽然已看不见,却还是能听得到,感觉得到,有时甚至比别人还能感受更多乐趣,”,他脸上带着种幸福而满足的光辉,慢慢的接着道”你有没有听见过雪花飘落在屋顶上的声音?你能不能感觉到花蕾在春风里慢慢开放时那种美妙的生命力?你知不知道秋风中常常都带着种从远山上传过来的木叶清香?……。
每个人都会变的,唯一永恒不变的,只有时间,因为时间最无情,在这无情的时间推移中,每个人都会不知不觉地慢慢改变。
人性的变幻以及深邃,永远无法言说,人如果能够了解了“自己”,就是拥有了永恒的真理。
每个人都有逃避别人的时候,可是永远都没有一个人能逃避自己, (你以为在逃避所有人,其实恰恰你一直都是在逃避自己,往往最难的也是逃避自己,)
朋友就是朋友,绝没有任何事能代替,绝没有任何东西能形容–就是世界上所有的玫瑰,再加上世界上所有的花朵,也不能比拟友情的芬芳与美丽。
世上有许多方法可以使人对自己生出好感,但毫无疑问的,金钱总是最容易生出效力的一种。
一个最可靠的朋友,固然往往会是你最可怕的仇敌,但一个可怕的对手,往往也会是你最知心的朋友,因为有资格做你对手的人,才有资格做你的知己,因为只有这种人才了解你。
心树道:你可知道你一出去便必死无疑!,李寻欢道:我知道,心树道:但你还是要出去,李寻欢道:我还是要出去,他回答得简短而坚定,竟似全无考虑的余地,心树道:你如此做岂非太迂?,李寻欢肃然一笑,道:每个人这一生中都难免要做几件愚蠢之事的,人人都只做聪明事,人生岂非就会变得更无趣了?,心树像是在仔细咀嚼他岂句话中的滋味,道:不错,大太夫有所不为,有所必为,你纵然明知他非死不可,还是要这么做,只因为你非做不可!,李寻欢微笑道:你总算也是我的知已,心树喃喃道:义气当先,生死不计,李寻欢果然不愧是李寻欢。
棺中一狗,恩朋义友,你若不来,我们已走,初一十五,香花奠酒,呜呼哀哉……
他双眉浓而长,充满粗犷的男性魅力,但那双清澈的眼睛,却又是那么秀逸,他鼻子挺直,象征着坚强、决断的铁石心肠,他那薄薄的,嘴角上翘的嘴,看来也有些冷酷,但只要他一笑起来,坚强就变作温柔,冷酷也变作同情,就像是温暖的春风,吹过了大地。
“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这是句俊话,也是句老话,但又俗又老的话,通常都是很有道理的话,否则这些话也就不会留传得这么老,这么俊了。
他又倒了满满一杯酒,喝了下去,“忍耐!为什么要忍耐?你既然有可能要来杀我,我为什么不能先去杀你?”他冲了出去,也许他并不想去杀人的,可是他心里实在太恐惧,不是仇恨,也不是愤怒,而是恐惧!,一个人想去杀人时,为了仇恨和愤怒的反而少,为了恐惧而杀人的反而多!,一个人想去杀人时,往往也不是为了别人伤害了他,而是因为他伤害了别人,这也是自古以来,人类最大的悲剧。
群星闪烁,上弦月弯弯的嵌在星空里,枣林里流动着一阵阵清香——并不是枣树的香,是花香,现在夜已很深,屋子里没有点灯,春风轻轻的从窗外吹进来,送来了满屋花香,夜更静,静得仿佛可以听见露珠往花瓣上滴落的声音,流星刚升起,一弯蛾眉般的下弦月,正挂在远处的树梢,风中还带着花香,景色神秘而美丽,暴雨就像是个深夜闯入豪门香闺中的浪子,来得突然,去得也快,可是他来过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已被他滋润,被他改变了,树林中带着初春木叶的清香,风中的寒意,虽更重,但天地间却是和平而宁静的, 没有人,没有声音,红尘中的喧哗和烦恼,似已完全被隔绝在屋门外,只不过世上一些最危险,最可怕的事,往往就是隐藏在这平静中的。
但是真挚的爱情得到细心良好的灌溉时,一定会开放出一种美丽芬芳的花朵——友情的花朵,友情和爱情不同,可是基本上,却一定是互相沟通的,多年的朋友,患难与共,到后来一定会有爱——绝不是同性恋那种爱,而是一种互相了解、永恒不渝的爱。
谢王孙道:“这是我们家门的不幸,我并没有埋怨过任何人,”,他的声音还是很平静:“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命运,是幸运?还是不幸运?都怨不上别人,所以这些年来,我也渐渐看开了!”,一个人在经过这么多悲惨和不幸之后,还能够保持心境平静,就凭这一点,他就已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燕十三佩服,真的很佩服。
很多人都以为年纪越大的人越谦虚,其实一个人年纪越大,就越不肯服输,越喜欢听别人奉承自己,奉承话若由一个和自己本事差不多的同行嘴里说出来,那更是痛快无比,天下没有人不喜欢听的。
郭大路道:“你叫什么名字?”,燕七道:“燕七,”,郭大路道:“你还有六个哥哥姐姐?”,燕七道:“没有,”,郭大路道:“你既然不是排行第七,为什么要叫燕七?”,燕七道:“因为我已死过七次,”,郭大路道:“若是再死一次,你岂非就要叫做燕八了?”,燕七苦笑了笑,道:“燕七这名字蛮好,我不想再改了,
人生中本有些事是谁也无可奈何的,无可奈何,这四字看来虽平淡,其实却是人生中最大的悲哀,最大的痛苦,遇着了这件事,你根本无法挣扎,无法奋斗,无法反抗,就算你将自己的肉体割裂,将自己的心也割成碎片,还是无可奈何,就算你宁可身化成灰,永堕鬼狱,还是挽不回你所失去的——也许你根本就永远未曾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