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otes by 辰东

有些人就是这样,分明是有错在先,结果到头来却认为是别人负他,还要变本加厉的不断针对。
诚:,混沌织幕 星辰落瀑 默随世征途,传说诸相应劫 洪荒遗赋 更溯至仙古,冬:,旌旗尘布 烽烟残图,漫长岁月 未息沉音战鼓,生机艰复 过往渐散迷雾 恩仇尽了尽赎,诚:,嗤天道未予仁公,展翼如鲲鹏 烁今震古,冬,浴血肝胆锋芒铸 命宿沉浮,鏖战雕琢灵骨 机缘出,心魂淬火甘入天地造化洪炉,乾坤倾覆 因果坐悟,冬,混沌织幕 星辰落瀑 默随世征途,酌以烈酒千壶 聊谢万物 修道法行徒,诚,睥睨苍穹 命缘帝枢,逆世峥嵘 宏图雷霆难缚,纵览荣枯 盛名卷帙陈书 当同青山埋骨。
Topics:
我终于追上你的脚步,可以跟你并肩作战了,能挡在你的前面,去杀敌,可是……你却不在了!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一切都不可捕捉,一切都属于天地自然,强取无用,无为自在。
这一生她别无他念,只为成仙,红尘过往,皆可断!,她可以挥剑,斩落最后的执念。
得到与付出,总是平衡的是,我就是我,给你看一看,也算是坦诚的体现,这就是葬王之路的一部分付出。
Topics:
流泉飞瀑,鸟语话香真是人间仙境,唯一的不足——————不是我家后花园,
恒宇之内世无敌,九天十地皆独尊,独战禁区洒帝血,心系苍生走异乡,都言帝路不退缩,只是未到伤心处。
我们这是在出卖自己人,而换取短暂宁静,令许多人斗志瓦解,觉得我们真的远不如异域,会失去战意,这样一来,人心就散掉了。
Topics:
是了,这个天地间,有什么是无缺的,又有什么是完美的?若是寻找,总能看到破绽,以金色骨架的道行来寻我这个境界的修士的弱点,自然可见瑕疵。
Topics:
望穿洪荒千年,离殇谁人品鉴,曾与你恩怨缠绵,如今却苦漫心田,世人前挥刀屠雄战天谴,却颓叹人生若只如初见,前尘的辰,今世的逝,怅然恨天夺我一万年,万古寂寥,悲伤唤起了回忆怎么潜,寻寻觅觅,独守空城望穿思念成茧,素颜已肃,心愿未圆,万年守候终未见得一面,千言万语,最终只能无语,情愫弥漫心底,却唤不回不经意的回忆…,日念夜念,结果断了思念,鲜血滑落指尖,却疼痛在那破碎的素颜。
九黎太皇亦人杰,人族有谁知其功?,不朽神朝今任在,可惜帝者已逝去,世间时间最无情,帝者亦有落寞时,千古人杰亦难勉,红颜亦用骷髅时,自古都言帝皆尊,谁知帝者是寂寞。
这一别,或许就是死别,还能在世间相见吗?,最后的关头,石昊终于回头,看向他们,看着哪一张又一张熟悉的面孔,有不舍,有感动,有无奈,他怎愿离去?但是,却终究不能回头,要毅然而去,石昊看着众人,目光很扫过每一个人,而后又仿佛穿越了时空,要看到帝关后面的那片土地,这一刻,他有留恋,有不舍,很想记下每一个人,想看到所有故人,他的心中浮现出很多人的身影。
Topics:
没错,我的体内的道,想它是什么它就是什么,我的形体是乾坤,体内一切都是道,我没有疯狂,就是这条路,求体内的道!一粒尘,可填海,可破开大宇宙,而我之人躯,虽然渺小,也可破开大乾坤之道!
也許,每一位大帝都在渴望,願錯生一個時代,與昔日的皇者一戰,尋一個真正的對手,可惜每一個人都在孤獨中坐化,願望不能成真,難以碰到同類者。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道无形,道无体,道不可真正具体的描述出,宏大而又无处不在,不可捉摸。
他们有种错觉,真的会有一场秋风扬起,会斩落下无穷黄叶,而那所谓的枯败之叶,或许就是万教!而在秋风过后,或许还有更为寒冷刺骨的冬天。
她身穿一条蓝白相间的雪纺连衣裙,裙下摆到大腿处,将两条修长的美腿映衬的更加白皙动人,她扎了一条黑色的腰带,令腰肢更显柔美,长发披散在丰挺的胸前,身形曲线动人。
修道路,就是要进化,让生命层次实现质的提升,从而跳脱出桎梏,与日月同辉,与天地同生,真正的不灭。
“那好吧,”金乌大帝点头,而后眸光突然很盛,有些压迫人,像是换了一个人,道:“去你妈的天帝,终于再也见不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