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otes by 曹雪芹

判词-西江月(其一),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潦倒不通庶务,愚顽怕读文章;行为偏僻性乖张,那管世人诽谤!
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形容王熙凤的。
草木也知愁,韶华竟白头,叹今生谁舍谁收?嫁与东风春不管,凭尔去,忍淹留。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宝玉至宁府睡中觉时,上房内间挂着的对联,)
Topics:
《恨无常》 贾元春:,喜荣华正好,恨无常又到,眼睁睁,把万事全抛,荡悠悠,把芳魂消耗,望家乡,路远山遥,故向爹娘梦里相寻告:儿命已入黄泉,天伦呵,须要退步抽身早。
题帕诗,眼空蓄泪泪空垂,暗洒闲抛却为谁?尺幅鲛绡劳解赠,叫人焉得不伤悲!——其一,抛珠滚玉只偷潸,镇日无心镇日闲;枕上袖边难拂拭,任他点点与斑斑,——其二,彩线难收面上珠,湘江旧迹已模糊;窗前亦有千竿竹,不识香痕渍也无?——其三。
女儿悲,青春已大守空闺;女儿愁,悔教夫婿觅封侯;女儿喜,对镜晨妆颜色美;女儿乐,秋千架上春衫薄,滴不尽的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的春柳春花满画楼,睡不稳纱窗风雨黄昏后,忘不了新愁与旧愁,噎不下玉粒金莼噎满喉,照不见菱花镜里形容瘦,展不开的眉头,涯不明的更漏,呀,便恰似那遮不住的青山隐隐,流不断的绿水悠悠,雨打梨花深闭门。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甲戌侧批:宁、荣未有之先,],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甲戌侧批:宁、荣既败之后,],蛛丝儿结满雕梁,[甲戌侧批:潇湘馆、紫芸轩等处,],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甲戌侧批:雨村等一干新荣暴发之家,甲戌眉批:先说场面,忽新忽败,忽丽忽朽,已见得反覆不了,],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甲戌侧批:宝钗、湘云一干人,],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甲戌侧批:黛玉、晴雯一干人,],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甲戌眉批:一段妻妾迎新送死,倏恩倏爱,倏痛倏悲,缠绵不了,],金满箱,银满箱,[甲戌侧批:熙凤一干人,],展眼乞丐人皆谤,[甲戌侧批:甄玉、贾玉一干人,],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甲戌。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在篷窗上,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昨日黄土陇头埋白骨,今宵红绡帐底卧鸳鸯,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甄士隐解(跛足道人)『好了歌』,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甲戌侧批:宁、荣未有之先,】,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甲戌侧批:宁、荣既败之后,】
1、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虽怒时而若笑,即嗔视而有情,2、天然一段风骚,全在眉梢;平生万种情思,悉堆眼角, ——形容宝玉的。
红绡帐里,公子多情;黄土垄中,女儿薄命,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
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
世人都把那淫欲之事当作“情”字,所以作出伤风败化的事来,还自谓风月多情,无关紧要,不知“情”之一字,喜怒哀乐未发之时便是个性,喜怒哀乐已发便是情了,至于你我这个情,正是未发之情,就如那花的含苞一样,欲待发泄出来,这情就不为真情了。
两弯似蹙非蹙眷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形容黛玉的。
惯养娇生笑你痴,菱花空对雪澌澌,好防佳节元宵后,便是烟消火灭时,――香菱(甄士隐之女甄英莲)判词。
这些书都是一个套子,左不过是些佳人才子,最没趣儿,把人家女儿说的那样坏,还说是佳人,编的连影儿也没有了,开口都是书香门第,父亲不是尚书就是宰相,生一个小姐必是爱如珍宝,这小姐必是通文知礼,无所不晓,竟是个绝代佳人,只一见了一个清俊的男人,不管是亲是友,便想起终身大事来,父母也忘了,书礼也忘了,鬼不成鬼,贼不成贼,那一点儿是佳人?便是满腹文章,做出这些事来,也算不得是佳人了,比如男人满腹文章去作贼,难道那王法就说他是才子,就不入贼情一案不成?可知那编书的是自己塞了自己的嘴。
漫揾英雄泪,相离处士家,谢慈悲剃度在莲台下,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哪里讨烟蓑雨笠卷单行?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寄生草。
《留余庆》贾巧姐:,留余庆,留余庆,忽遇恩人;幸娘亲,幸娘亲,积得阴功,劝人生济困扶穷,休似俺那爱银钱忘骨肉的狠舅奸兄,正是乘除加减,上有苍穹。
富贵不知乐业,贫穷难耐凄凉,可怜辜负好韶光,于国于家无望,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寄言纨绔与膏梁:莫效此儿形状。
判词-西江月(其二),富贵不知乐业,贫穷难耐凄凉;可怜辜负好韶光,于国于家无望,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寄言纨绔与膏粱:莫效此儿形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