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otes by 八月长安

年纪越大,越不敢说以后,年轻人敢承诺永远,倒也不是因为看轻世界的残酷,只不过相信自己有力量去对抗,直到有天终于发现,原来生活也没太为难过我们,朝三暮四、轻言放弃、信口开河又自私自利的,全部都是自己,最无地自容的莫过于曾经真诚。
她做不了主,她也很想不要故意忽略他,不要故意关注他,不要故意冷漠,不要故意热情,不要故意机智,不要故意淡定——但她做不了她自己,这就是爱情吧,如果爱情不能把一个人拉扯到走样变形那么它的魔力也未免太小了。
Topics:
那是我们的故事的开始,所以就让我们从这里重新开始吧,不枉我耿耿于怀这么多年。
她和很多人一样,怀揣许许多多梦想,闭上眼睛,自己就是希瑞,有上天赐予力量,拔出宝剑,没有斩不破的黑暗,一定要被无声无息地推到角落,困在人世,学会权衡取舍,直到回头时候已经想不起来自己怎么会变成此刻的模样,才肯承认,你不是舒克,我也不是贝塔,我们只是两只忙碌的老鼠,生活只是一场觅食,窗外的景色突然一片水汽模糊,好像起了大雾,几秒钟之后,视野再次豁然开朗,无边无际的纯白云海翻滚在脚下,阳光毫无遮蔽,刺得余周周直流泪,她无数次幻想过天堂的样子,此刻终于见到了,妈妈和齐叔叔在这里吗?,余周周笑了,那么,妈妈,一定要多涂防晒霜哦,阳光愈加刺眼,眼泪不停地流。
“为什么呢?为什么明明不犯法的事情,非要标榜自己不做,然后背后偷鸡摸狗呢?”,世界上有种不可理喻的动物,叫做大人。
想太多是我存在的主要特征,这种劝慰就是对我徒劳的抹杀,我们都是缺乏坚定内心的人,教育也忘记要教会我们寻找自我,我想这种共鸣也许来自于,我终于学会了直面当年的幼稚、虚伪和自以为是,也许对于漫长的人生路来说,高考只是一座小土丘,任何一座小土丘,只要离你足够近,也足够遮挡你足够的视线。
“包括……”陈见夏内心颤抖,还是鼓起勇气说了下去,“包括,我喜欢你,但我怕老师骂,怕别人说我、说我和混混谈恋爱,所以不敢和你在一起,却还是霸道吃醋,想让你喜欢我,对我好……这样,你也觉得我好吗?”,李燃没有笑,认认真真地和她对视,郑重地点了点头,“挺好的,”,陈见夏的眼泪刷地流下来。
看到比你优秀或幸运的人,不酸不妒忌不揣测对方的阴暗面,而是从内心里坦然接受并跃跃欲试,反而受到了莫大的鼓舞,油然而生“变得更好”的渴望,我觉得这才是真的自信,因为你对自己的评价不再依靠与他人的比较,因为你发自内心地爱自己,健康地爱着自己。
“所以,现在你明白我的答案了吧?”少年语气懒散,掩盖着真诚,“有时候人和人之间就像冬天要围围巾、夏天要吃冰棍一样自然的,我因为凌翔茜漂亮而去追她,因为你好玩而接近你,直到现在喜……欢……反正,你没必要有负担,默默守护你,永远陪着你这种恶心话我是不会说的,也做不到;但我保证会像这条围巾一样,你冷的时候就围上,热的时候就摘下,这样就够了,”,见夏鼻酸,想说些什么,却觉得一切都苍白无力。
说出来,咽下去,万众瞩目的追求,或者不为人知的爱恋,并没有哪种更加高明,也没有哪种更为高贵,只要得不到,就一样百爪挠心,痛得不差分毫。
不过(看书)至少让你知道,从古到今跟你有相同烦恼并且同样在寻找答案的人有很多,你不孤独。
面对生命危急存亡的选择,他自然会放下一年一次赶庙会一般的高考,可是叶展颜并不知道,如果她在高考当天要求和他分手,或者让他在爱情和高考中做一个选择——也许他扔掉她的速度,比计算一百以内的加减乘除还快。
她不是不在乎感觉,不是不希望有一份完满干净的爱情,但面对现实的时候,她能做到不管他心里在想什么,只要攥住他的手就好了。
很多事情,能够想通,能够看破,然而却不能放下,不能忘记,那么就算不能放下,不能忘记,她也能够不再提及,不再想起。
余淮说:“耿耿,加油,”,我突然问他:“你希望我学文吗?”,“你应该自己做决定,这事关你的前途,”他说,所以你一直都没有问过我一句,是吗?,“我就问你,反正我现在都选了要去学文了呀,你可以说了,”,很久的沉默之后,余淮抬眼镜看着我,“曾经,”他慢慢地说,“我有过很荒唐的想法,你没办法学理,我就去学文好了,反正我学文肯定也比你学得好,”,我愣住了,他说完,如释重负的样子,“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会这么想,不过就是想想……总之,耿耿,加油,”,他笑着跟我道别,没有等我说出一句话,就转身大步离开了,少年的身影没入夜色中,这句话就够了呀,我笑着想。
这种确定性的施与者往往只是动画片中那些热血良善的少年,这种确定性的拥有者往往只是动画片中那些被我咬牙切齿地讨厌着却又深深羡慕着的无能女主角,我知道很多作者可能失败多次,才能画出一部人气之作,就像JJ上很多作者,写了许多所谓的扑街文,终于红了,诚惶诚恐,许多人来教导她们如何把这种人气延续下去,世界上的确是有很多人可以凭借一个作品,一部电影,一个角色,成为经典,然后喂饱自己一辈子,我理解,如果是我,可能也一样,如果我能拥有一部足够让我疯狂榨取下半辈子的荣华富贵和名声前程的作品或者什么东西,什么东西都好。
“张雪她们……唉,你们好学生就这样,心思其实比谁都深,比她差的她瞧不起,比她强的她又酸,没劲,”,“那你怎么不烦我?我也不过就是不爱跟她们比较罢了,因为去了振华,眼界高了那么一点点而已,”陈见夏叹息,“废话,”王南昱扬眉,“人和人之间,不就差了这么一点点吗?。
她们的少女幻想都落在一个具体的人身上,只有我的,落在了一个名字和一堆传说上。
人是否能操纵自己的记忆?,如果不能,那么那些自欺欺人的粉饰和安慰到底来自何处?,如果可以,为什么在很多重要的事实中,我们能够记得的,却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那些鲜活,不容忽视,挡在岁月的镜头前,主角的脸反而变得模糊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