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otes by 巴尔扎克

在虔诚的气氛中长大的少女,天真,纯洁,一朝踏入了迷人的爱情世界,便觉得一切都是爱情了,她们倘徉于天国的光明中,而这光明是她们的心灵放射的,光辉所布,又照耀到她们的爱人,她们把胸中如火如荼的热情点染爱人,把自己崇高的思想当做他们的,女人的错误,差不多老是因为相信善,或是相信真。
Topics:
在某些心灵中,过失可以象罪恶那么严重于是自己的想象又反过来对自己的良心起作用,年青的姑娘就这样往往把罪恶夸大,因而就扩大了处罚的范围。
平时我们走在森林里,可以从脚步的声音上猜到基本超级地面底下是窟窿还是大块的石头;同样用礼貌遮盖的自私,和被灾难挖成的地下隧道,也会在朝夕相处的生活中发出空洞的声音。
要在人前庄重而在丈夫面前妖治,只有天才办得到,而这等妇女是不多的,这是夫妇之间长期恩一爱一的秘诀;在一些缺乏那种双重奇才的女子,只觉得长期恩一爱一是一个不可解的谜。
Topics:
爱情是一种宗教,信奉它比信奉其他任何宗教代价更高,它转瞬即逝,经过时和淘气的孩子一样,总得打碎点东西。
苦难发展我们这种非凡的作用,不向暴风雨低头,灾难来了,也能处之泰然。
Topics:
诚实,像我们所有的节操一样,应当分成消极的与积极的两类,消极的诚实便是西卜女人那一种,在没有发财的机会时,她是诚实的,积极的诚实是每天受着诱惑而毫不动心的,例如收帐员的诚实。
Topics: ,
一个真有爱情的女人猜疑起来,比寻欢作乐,更换口味还要心思灵巧,一朝到了被遗弃的关头,她对于一个姿势的意义,能够一猜就中,连马在春天的空气中嗅到刺激爱情的气息,也没有那么快。
学习有如母亲一般慈爱,它用纯洁和温柔的欢乐来哺育孩子,如果向它要求额外的报酬,也许就是罪过。
Topics: ,
真正的学者真正了不起的地方,是暗暗做了许多伟大的工作而生前并不因此出名。
Topics: ,
大概思想的放射,总是以孕育思想的力量为准的,头脑要把思想送到什么地方,思想便落在什么地方,准确性不下于从炮身里飞出的弹丸,效果却各个不同,有些娇嫩的个性,思想可以钻进去损坏组织;也有些武装坚强的个性,铜墙铁壁式的头脑,旁人的意志打上去只能颓然堕下,好像炮弹射着城墙一样;还有软如棉花的个性,旁人的思想一碰到它便失掉作用,犹如炮弹落在堡垒外的泥沟里。
我们爬得比别人高,人们完全可以允许;但如果我们不将自己的人格降到他们那么低,他们是永远不会原谅的,所以,有人们对性格坚强的人,不能不怀着几分仇恨和恐惧,对他们来说,别人过多的荣誉是对他们一种无言的指责,无论是活人还是死人,他们都不能宽恕。
焦急的情绪正如一个人害怕责骂与惩戒的时候,心发冷发热,或者揪紧或者膨胀,看各人的气质而定,这种情绪也很自然,连家畜也感觉到:他们自己不小心而受了伤可以不哼一声,犯了过失挨了打,一点儿痛苦就会使它们号叫。
一清如水的生活,老实不斯的性情,在无论哪个阶层里,即便心术最坏的人也会对之肃然起敬,在巴黎,真正的道德,跟一颗大钻石或珍异的宝物一样受人观赏。
Topics:
我们俩都睡在我们的财产上面:您睡在您的金子上,我睡在我的谋生工具上。
没有绝对的平等,也没有绝对的权力,人在天性上类同,就法律而言不平等,在政治上不平等,又不一样类。
Topics:
友谊是不会有感情的破产和愉悦的幻灭的,感情如果献出的超过本身的潜质,最后就会理解多而献出少了,这在男女双方都一样,而友谊则只能增长。
一个自诩从不改变观点的人,是一个永远走直线的人,一个自以为永远正确的大傻瓜,世上没有原则,只有事故;没有法律,只有机遇;有本事的人把时间和机遇结合起来并驾驭他们。
有些伦理学家认为,除母爱之外,两性的爱是最不由自主,最没有利害观念,最没有心计的,这个见解真是荒谬绝伦,即使大部分人不知道爱情怎么发生,但是一切生理上精神上的好感,仍然从头脑、感情或是本能的计算出发的,男女之爱主要是一种自私的感情,而自私就是斤斤较量的计算。
婚姻产生人生,爱情产生快乐,快乐消灭了,婚姻依旧存在,且诞生了比男女结合更可宝贵的价值,故欲获得美满的婚姻,只须具有那种对于人类的缺点加以宽恕的友谊便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