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otes by 安妮宝贝

只有当我们对生有强烈的渴求时,才会有恐惧,只有当我们回味着快乐的去而不返时,才会悲哀。
Topics:
感情的虚假繁荣如此诱惑,刻意蒙蔽,借此过渡生命的荒芜清凉,做彼此的标本,胜过做彼此的偶像,我一定不能够崇拜你,因为我能够进入你。
在夜行的车上,我想到,我要一个安静的男人,想让他有温暖的眼睛和温暖的手,可是这会多么的难以寻觅,你可以找到身份,找到目标,唯独温暖很稀少,那些很多年前像花期一样的恋爱,那些人,如今看来,其实都是一场不自知的旅行,只是为了寻找一点点温暖,就这样不断地告别,始终找不到自己心里幻觉中的东西,他们就像旅行夜车上的乘客,起起落落,失散在未曾天亮的村庄,而我的旅途却依然继续。
我们现在所受的困顿,原来只是寻常的苦,所感受到的希望,亦是寻常的幸福。
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以什么样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生命过程可以坎坷而有力,死亡则应平顺而安稳,生是为死而做的准备。
看完一本书,即使觉得好,日后也常常想不起其中句子,因此也不会使用或摆弄,那么它对我的好,作用在哪里,也许阅读它,如同喝下的一杯清水,不过是维持日常生存,每一天,定时清扫内心,让它干净,呈现柔和有序的条理,整理和收纳明暗对半的情感,越过小小障碍,也是如此。
人若看清和明白自己的处境,就只能承担它,即使心里有一种畏惧,对着萧瑟落寞的,对黑暗与幽闭的畏惧,也要承担着它,回到自己的使命之中,有骨骼的哀伤,那等同于一种自我克制, 我们无法判断猜测时间的广度和深度,分离的人,再不见面的人,对各自来说,就如同在这个世间已经消亡一样,音信全无,这是一种处境。
一个人要做到对自己的美,聪明,善良,完全不自知,才显贵重,一旦有自知,品就自动下降一个层次,就仿佛栀子花不知道自己有多香,兰花不知道自己有多幽静,天分,天性,从来都不需要发言和解释。
Topics:
人的生活中,大部分都是擦肩而过没有维系的人,即使倾谈也不过是自说自话,真实而深入的关系很难建立,并且为数极少。
某个瞬间,我们的孤独是一样的,彼此靠近的瞬间,孤独得以融合,却并没有消失。
Topics:
人生得意须尽欢,其实失意的时候,更需要纵情,因为快乐可以有人分享,而痛苦却没有声音。
Topics:
烟花飞腾的时候,火焰掉入大海,遗忘和记得一样,是送给彼此最好的礼物。
Topics:
不必知道更多,也无需要求更久,人与人之间,珍贵的是照亮对方的一瞬间。
Topics:
真实的生活是,认真做好每一天你分内的事情,不索取目前与你无关的爱与远景,不纠缠于多余情绪和评断,不妄想,不在其中自我沉醉,不伤害,不与自己和他人为敌,不表演,也不相信他人的表演。
Topics:
爱一个人,是一件简单的事,就好像用杯子装满一杯水,清清凉凉地喝下去,你的身体需要它,感觉自己健康和愉悦,以此认定它是一个好习惯,所以愿意日日夜夜重复。
Topics: ,
为什么需要旁人理解,旁人不知内情,又持有什么立场来评断或干涉,一个人忠于自我就是诚实,我们并非演戏给外界评价。
这是一个颠倒的时代,人们迫不及待消除清洁的缓慢的朴素的真实的存在,却在虚拟、幻象、谎言、盲从、攻击之中志得意满。
在旅途中你必须习惯身体伴随物理空间的移动,内心流动纷繁的意识和景象,却更感觉到它的内向思省……经常在天还未亮的时刻起床赶路,苍茫天地之间,星光暗淡,雾气潮湿,人依旧觉得瑟缩,但必须出发前往下一路。
有些人你从未见过面,或者被历史清扫或抹煞过,或者已经被覆盖至遗忘了,但只要曾有一字一句进入过你的灵魂,他便成为你的一部分,在某些瞬间他们是不死的,他们的个人意识已经成为由宇宙来分享的一部分。